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正泰集团股权冻结幕后:金龙机电11亿并购盛宴曲终人散

来源:www.e-wanjie.com 点击:929
?

《新京报》先前报道正泰集团独家冻结其股权。答案出现在上市公司金龙机电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告中,金龙机电收购了兴科电子。

9月24日,《新京报》记者梳理了金龙机电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信的最新答复。发现兴科电子尚未履行2018年度业绩承诺,已经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承诺履行业绩。债权人林立明提起诉讼,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完成对林大明现值不少于2.09亿元的保全;该案尚未审理。

关于小股东林立明持有的部分公司股份,正泰集团回应《新京报》记者的声明,冻结股东的个人投资行为不会影响公司的正常经营活动。公司。

目前,金龙机电自身的表现还不如预期。如果2019年的经审计净利润仍为负数,则存在暂停上市的风险。

“兴科电子更有可能再次崛起”

时间可以追溯到2017年。

2017年6月10日,金龙机电宣布,公司与温州润泽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温州润泽”)和自然人林立明签署了《金龙机电股份有限公司与温州润泽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及林黎明关于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之股权收购协议》(以下简称“ “股权收购”协议或“本协议”,拟以自有资金11亿元收购温州润泽和林立明持有的兴科电子100%的股权,其中温州润泽持有70.59%,林立明持有29.41%。

公告显示,温州润泽是金龙机电的关联方,金龙机电持有温州润泽的20.3383%的股权,是温州润泽的有限合伙人,中国银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59.32%,温州润泽没有实际的财务总监。

金龙机电目前宣布,此次收购对公司加速智能硬件产品的转型升级具有重大战略意义,可以产生显着的协同效应,为高端精密制造打开蓝海,并扩大盈利能力。增长点提升了公司的整体盈利能力。

数据显示,兴科电子成立于2005年,是一家专业设计和生产硅橡胶,塑料和金属材料的电子电气部件的高科技企业。星科电子最初的实际控制人希望将企业转移。温州润泽和林立明分别于2016年5月和11月入股。

在回应深圳证券交易所就此次收购发出的关注信时,金龙机电表示,兴科电子的历史经营业绩出色,尽管前几年温州润泽和林立明的持股情况不佳,但基于良好的工业基础和客户基础,“如果收购完成后整合成功,兴科电子很可能会再次崛起。这样的困境是股权投资的良好目标。”

在这次收购中,林立明成为了服务承诺,这为多年后的纠纷奠定了基础。

根据《股权收购协议》,林立明同意担任利润补偿负责人,并承诺兴科电子在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少于7500万元,10000元和10000元。分别。

《新京报》记者指出,对于林黎明而言,金龙机电曾经是乐观的。

金龙机电股份有限公司曾在公告中表示,兴科电子引进林立明为战略投资者后,充分利用了其在模具技术上的资源优势。

金龙机电特别提到,林立明是自筹资金的正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兼副总裁。截至2017年3月31日,林立明共持有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702.21万股股份。股权投资具有雄厚的资金实力。

《新京报》记者获悉,联合信贷银行今年6月的一份后续报告显示,林立明持有正泰集团6.09%的股份。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金龙机电与温州润泽和林黎明签订的转让协议中,仅以林黎明作为业绩承诺方。深交所在2017年6月下发的关注函中亦对此要求解释。

金龙机电对此表示,温州润泽为上市公司参与设立的并购基金,基金投资人不参与业绩承诺符合商业惯例,主要是因为并购基金的资金主要是通过向市场投资者募集取得,基金退出后将向投资者进行收益分配,并进行清算;其次上市公司作为温州润泽的出资方,若温州润泽也作为业绩承诺方,则我司也会间接作为业绩承诺方,因此这样的安排是不合适的。

金龙机电强调,林黎明较温州润泽更晚入股标的公司,其入股时标的公司的经营状况较温州润泽入股时有所改善,承担的投资风险较小,若此次收购顺利实施其收益率则与温州润泽基本是一致的,同时林黎明对标的公司未来三年的经营发展和业绩实现情况充满信心,因此此次交易安排林黎明作为业绩承诺方是由交易各方谈判确定的,有利于整个交易的达成。

兴科电子陷入亏损引发诉讼案

对兴科电子的收购大功告成,金龙机电一度收获了不错的业绩。

金龙机电公告显示,获得金龙机电收购后,兴科电子2017年度实现净利润9500.64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达126.68%。

进入2018年,情况发生了变化。

金龙机电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原股东2018年度业绩承诺完成情况说明的公告》显示,2018年受智能终端市场竞争加剧、原材料及人工工资上涨、计提坏账损失影响,兴科电子亏损1.17亿元,2018年度业绩承诺完成率为-117.27%。

4月26日,金龙机电向林黎明发出《关于兴科电子(东莞)有限公司业绩承诺补偿的通知和确认函》,要求林黎明在收到该通知之日起10日内向金龙机电支付补偿金额计人民币2.092亿元。

然而,5月8日,林黎明出具回复函,拒绝承担利润补偿义务。

此时,金龙机电选择了起诉。

2019年8月,金龙机电向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向法院申请完成了对林黎明名下现值不低于2.09亿元财产的保全。

8月16日,新京报独家报道,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正泰集团”)新增股权冻结信息,被执行人为林黎明,执行法院为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冻结股权数额为8925万元人民币,执行通知书文号为(2019)粤19执保44号之二。

正泰集团方面回复新京报记者称,小股东林黎明持有的部分公司股权被冻结系林黎明个人投资行为导致,非职务行为;该股权冻结系法院保全措施,属于控制行为,非执行处置行为。

正泰集团强调,林黎明非公司实控人,其个人所涉的经济纠纷,无论最终审判结果如何,均不会对公司正常的经营活动产生影响。

金龙机电风波不宁

在兴科电子陷入亏损之际,金龙机电自身的业绩也不如预期。

目前,金龙机电2017年度、2018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若2019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仍为负值,存在被暂停上市风险。

金龙机电日前公布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7.79亿元,同比下降51.1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2898.37万元,同比收窄93.57%。金龙机电就业绩下滑表示,报告期内公司某国际大客户线性马达订单价格下降、订单需求减少,同时2018年度公司对触控显示业务进行收缩整合,致报告期触控显示业务订单较上年同期有较大幅度减少。

9月11日晚,金龙机电公告称,获悉董事、副总经理戚一统被乐清市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为此,公司书面函询乐清市公安局了解戚一统被采取强制措施的具体原因,截至目前,尚未收到乐清市公安局的书面回函。

(责任编辑:赵金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