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贵州德江:三权抵押唤醒农民沉睡资产

来源:www.e-wanjie.com 点击:772

贵州省德江县从2012年开始试行“三权”抵押贷款工作。也就是说,允许农民使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和宅基地使用权(包括房屋所有权)作为抵押和银行融资的有效抵押品。过去三年来,“三权”抵押贷款在缓解农村融资困难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在实际操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记者进行了调查。

以林权抵押贷款,农民尝到融资的甜头

以林权抵押贷款,田进是德江县煎茶镇大路村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闲暇时,我读了一些相关的技术书籍,认为有机会养鸡,所以我回到家乡养鸡。”田进说,一开始一切都很困难,主要是因为资金。“当时,我手头没有多少存款,我去了几家信用合作社。他们说森林权证可以抵押贷款,我从5亩以上的林地借了10万元。直到那时,我才成功地购买了鸡苗和饲料。”

今天,田进已经成为村里有名的农民。去年,他饲养了8000只登山鸡,净收入超过20万元。品尝了这些好处后,田进的农业规模进一步扩大。“今年年初,我用我的两层楼作为抵押,向信用社借了25万元,这笔钱将根据目前的收入在年底偿还。”

在德江,仍然有很多像田进这样的农民,他们在行业的初期或扩张阶段就已经赶上了“三权”抵押贷款模式的红利。

2012年,德江县正式发布《关于开展“三权”抵押贷款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允许农民以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和宅基地使用权(包括房屋所有权)为有效抵押,向银行抵押融资。

根据德江县财政局提供的数据,自2012年9月以来,德江县共向农民发放了1.26亿元的“三权”抵押贷款,有效缓解了部分农民发展产业面临的财政困难。

做好电力确认、评估和风险防范工作,激活农村闲置资产。

在农村,融资困难已经成为制约农村经济发展和农民收入增加的瓶颈。农业管理的特点是高风险、长周期和强烈的季节性波动,这使得农村发展难以得到金融机构的支持德江县财政局局长舒小平说。

”在农村,农民不具备完全房地产权的法律意义。他的土地是承包的,土地属于集体所有,宅基地属于集体所有,在宅基地上建造的房屋没有产权证,沉睡的资源不能转化为流动的资本。”舒小萍说。

德江的“三权”抵押工作允许农民拥有“三权三证”(承包土地使用权证、宅基地使用权证和农民住房产权证),并可以抵押和转让,旨在通过“三权”抵押融资使资金流入农村。

德江的方法相应地分为三个层次:权力确认、评估和风险防范。

2012年5月,德江成立了由土地、农业、林业等19个部门组成的权力认定小组,以阜新县等乡镇为试点,启动了“三权”资产认定工作。同时,县产权认证中心将得到加强,县人民银行、商业银行和县内各国其他商业组织将在权利确认后加入开展“三权”自由市场价值评估。评估结果被该县所有商业银行“接受”。

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县财政按照15%的比例设立了“三权”抵押贷款风险基金,县法院也对“三权”抵押贷款发布了专门的纠纷调解指引。

据粗略统计,仅德江县农民手中的“三权”资产就高达300亿元。按照60%的信贷额度,全县“三权”贷款额度可达180亿元。

“三权”抵押相关法律需要

"三权抵押相关法律支持体系有待进一步完善."陈力说,“在“三权”抵押中,农民自愿抵押,银行愿意接受,一个愿意斗争,另一个愿意受苦。”为了避免违约纠纷,德江规定,如果农民使用土地承包经营权或宅基地使用权作为抵押贷款,必须先加入村集体成立的“三权”抵押转让合作社,达成自愿土地转让协议。如果违约,合作社将转让农民的土地进行偿还。

为了简化复杂的问题,德江没有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大规模的权力确认和认证工作。“土地所有权认证要求对土地面积进行新的计量,农村土地所有权纠纷众多,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该省某县的一个乡镇曾计划认证全镇的土地,但却花了200万元什么也没做。”陈莉表示,德江已改为“按需发放证书”,即当农民要求贷款时发放证书,而不是怒放。

为了抵御预期风险,德江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提高了农民“三权”抵押贷款的门槛。一般来说,有三种类型的抵押:村镇所在集体土地上的房地产33,354份,公路沿线流通的市场价值较大的土地2份,工业发展户持有的“三权”陈力表示,该行并不关注农民手中的实际资产,而是关注农民通过产业规模扩张获得更高回报的前景。

陈力同时表示,县里有关部门正在评估过去三年“三权”抵押贷款的效果,这不可避免地会导致违约。然而,在现阶段,银行自己买单,还没有实现农民土地和房地产的流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