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早期投资往往要5到10年才能退出,更偏好“刘邦型”创业者

来源:www.e-wanjie.com 点击:943

2018年12月5日至7日,青科集团和投资界在北京举办了第18届中国股票投资年度论坛。论坛与业内知名学者和贵宾携手传承传统,改革旧与创新,分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展望市场未来。

在前期投资圆桌论坛上,郭进投资创始合伙人林嘉熙、复星瑞正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思齐、楚信资本董事总经理田江川、先锋云起董事总经理王诗雨、武云龙同都资本创始合伙人吴容晖、零一风险投资创始合伙人熊向东、华鹰资本董事总经理傅哲宽等主持人进行了相关讨论。

早期投资往往要5到10年才能退出,更偏好“刘邦型”创业者

以下是本次演讲的真实记录,已经由投资界整理出来(编号:学究2012):

傅哲宽:大家好,本次会议主要讨论早期投资,并讨论了一些战略问题“早期投资,如何打造一只金眼”。在座的各位都是早期投资者,应该有很多自己的想法与大家分享。

首先,请介绍你自己和你的组织。

林嘉熙:我是郭进投资公司的林嘉熙。郭进投资公司是在我本科期间辍学时成立的。自2006年以来,我一直在进行投资,专注于广泛的消费领域,包括互联网娱乐、教育、医疗和消费,以及对黑色技术的投资。目前,它已经投资了近200家公司。千里马很常见,但伯乐不是很常见,大家一起工作。

刘思齐:复星瑞正资本是复星集团旗下的全球风险投资平台。我们在中国、美国、印度、非洲和东南亚有自己的本地化投资团队。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投资了5年,投资了100多个项目。

田江川:楚信资本成立于2015年。这是一个专注于早期投资的组织。目前,它管理着大约两个人民币基金和两个美元基金。我们投资了52多家移动互联网公司,主要是在技术升级、企业服务和消费升级领域。我们已经投资了许多新一代的商业领域,如默里金融公司的刘雁南,水滴互助公司的沈鹏,著名医生苏舒,平盖公司的刘淇。我们希望,作为一个早期股权投资的新兴基金,它能够伴随更多的新一代商业领袖不断成长。

王诗雨:先锋(K2VC)成立于2010年,专注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天使轮阶段和前期投资。2016年,先锋成立基金先锋云起,专注于AB轮,专注于互联网和医疗保健。咸丰(K2VC)自八年前成立以来,已在该行业投资约400家企业。

熊向东:华莹资本成立于2008年,主要专注于TMT行业的中前期项目投资。

武云龙:我是零一风险投资公司的武云龙。我们的基金成立于2015年,主要关注2B。在2B,它主要是一个投资物流供应链的企业平台。我们在这条赛道上投资了近10英镑。近年来,我们也开始看到一些出海的机会。我们在东南亚开始了一些孵化活动,并将带一些中国企业家在当地复制一些中国模式。最近,我们也开始进行一些消费。例如,在物流2B,我们做了一个相对成功的案例,即货运代理。我们在中国投资了K12教育公司。

吴容晖:我在英特尔投资已经10年了,并且从事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14年来,我建立了同都资本(tongdu capital),这也是一个专注于物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早期技术投资项目。目前,我们已在人工智能应用领域投资了许多项目,如医疗行业应用、消费者(包括汽车和家庭应用)以及企业级服务。我们已经投入了一批资金,并继续关注人工智能在其他各个垂直领域的应用机会。我们仍然对未来5-10年朝这个方向发展充满信心。我们自己的风格比较有选择,这在早期的投资机构中是比较少的。我们将参与企业的发展来帮助企业

林嘉熙:事实上,糟糕的经济取决于创始人。这个论坛结束后,我明天将去香港参加(梦幻世界)香港上市仪式。他们实际上是一家娱乐手机公司,用手机休闲游戏来开展电子竞赛业务。在当前的经济形势和博彩业背景下,梦幻世界在香港主板上市。此前,乐都游戏在美国上市。2011年,我为梦想世界投资天使轮融资。2014年,我去纽约纳斯达克敲钟,前年从市场回来。从2011年到现在,已经有七八年了,铃声响了两次。我认为一切都取决于创始人的决心和卓越。

傅哲宽:为了成长为一家非常大的公司,林先生投资的公司必须投资一个非常大的行业,最好超过1000亿,但最重要的是要看人和项目是否成功。

刘思齐:刚才傅先生一直在谈论赛道。事实上,风投一直有一个相对统一的认知,那就是在这条轨道迅速爆发的前夕投怀送抱。我们经常就赛马场进行一些讨论,比如移动互联网流量奖金的下降,然后赛马场将从移动互联网过渡到技术驱动的人工智能大型赛马场。人工智能赛马场,资金流入非常大,现在估值也越来越好;然而,消费领域正在不断向前发展,或者有机会用新的方式取代旧的方式,所以大家一直在密切关注消费领域。

我认为关于赛道的讨论是一个永恒的话题。林先生早些时候说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事实上,现在市场相对疲软,包括我们已经从移动互联网上看到了许多红利,尤其是游戏行业是一个非常冷的行业。作为长期投资者,我们对某个领域给予了足够的关注。在这个寒冷的冬天,我们仍然可以在这个行业找到黄金,或者我们仍然有机会投资和上市。我们的每一位优秀投资者都进入了这个行业,在他们进入这个行业的最初阶段,瞄准一两条赛道,建立了自己行业的网络,然后等待投资机会。事实上,许多行业都是周期性的。例如,在大量资本流入后,它将推高所有项目的估值。然而,如果你在这个行业扎根足够长的时间,无论是顺周期还是逆周期,你都能从中找到黄金。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傅哲宽:你对未来有什么展望,或者你关注什么行业?

刘思齐:我刚才说的也是我个人的经历。在我进入风险投资行业之前,我在一家投资银行工作了六年。当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移动互联网非常热。我还在学徒阶段,逐渐积累了一些经验。起初,人们很少注意人工智能。首先,我积累了一些人工智能方面的经验和人脉,所以当时我的主要投资方向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包括我们投资的大数据企业奥罗拉大数据(aurora big data),也成为了纳斯达克上市的第一家移动互联网大数据公司。目前,大数据领域的公司估值过高,可能会找到黄金,或者我会用价值的几倍来购买黄金,所以我会在这个时候对冲自己,所以我目前的重点可能更多地放在消费领域的机会上。

傅哲宽:据我所知,刘总认为,要进行早期投资,首先要关注一两个行业。起初,焦点主要集中在人工智能上,但现在他正在寻找一个消费行业来对冲。

刘思齐:我希望在消费行业积累后,能建立起自己的专业精神。

田江川:一开始从整个投资行业的角度来看,主要是技术升级、企业服务和消费升级。在技术升级领域,我们推出了中国领先的人工智能客服乐言、世界领先的分布式数据库PingCAP和中国出货量最大的并联机器人费。在企业服务领域,我们已经部署了国内领先的云办公室石墨与许多人实时协作。就大型工业部门的布局而言,我们的组织相对稳定。然而,每年我们也会有一些具体的方向来关注。例如,今年我们有我

在航海领域,我们认为中国的供应链、中国的人才储备和商业模式产出比许多国家都有比较优势,所以中国的许多企业家都摩拳擦掌,希望把中国的商业模式带到世界各地。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投资了非洲的支付宝美利奴羊、印度的蒙乃迪贷款、印度的社交商城、欧美的大卖家海杰华子等。

傅哲宽:这个领域主要关注科技赋权领域。技术在工业中的一些应用侧重于教育。它聚焦于中国成功的走出去、去东南亚和在这些国家复制这一模式。

田江川:我们确实是一个非常早期的基金。我们更像是一个以人为本的基金。事实上,优秀的企业家有很高的眼光和良好的商业意识。在意识形态与他碰撞的过程中,我们将打开我们的想象。大多数时候,工业研究,包括人类研究,是相辅相成的。当我们在这些领域投资一些好公司时,我们会通过与它们的频繁碰撞在这个行业中找到一些新的机会。在沟通过程中,每个人都看到了新的商机。

傅哲宽:早期投资仍然以人为本,依靠人扩大投资方向。这就是田总的意思。请欢迎王先生。

王诗雨:主持人问的问题是有什么大的东西出来,它来自两个地方,一个来自大市场,另一个来自大人群。从咸丰在过去一年的投资结果来看,在庞大的人口基础上,也就是所谓的中国下沉市场,仍然有很多机会。

今年我们投资了一家公司。整个目标群体应该是来自中国的三线、四线和五线的人。这里已经有了相对较好的公司,比如Pinduo,他们做得非常好。然而,我们发现,即使品多在中国做得很好,覆盖了8亿元的低迷市场,仍有新公司快速成长,这表明市场足够大。

第二,市场足够分散。我们每月投资的公司数量基本上是增长率的10倍,其中许多公司的增长率超过10倍。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也证明了中国的下沉市场实际上有很大的潜力。你需要找到合适的方法打开它。例如,在公司产品上线两个月后,陶吉吉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融资。

还有一个例子。现在一个热门的赛道叫做社区团购。我们投资了一家名为食品俱乐部(Food Club)的公司,这是社区团购行业的领先企业。它以社区为交通入口,通过人群分裂,包括社会关系,组织交通终点。同时,平台控制着整个供应链,类别主要是新鲜和快餐。他们的主要市场也是三线城市的衰落。我们每月接触的收入约为1.2亿英镑。经过投资,GMV上个月已经超过1亿元。速度非常快。

从我们的投资结果来看,至少我们认为中国人口下降的市场潜力仍然很大,所以我们认为下一个巨人有机会出现在这个市场上。

傅哲宽:我的理解是,王先生对中国未来的低迷市场仍然非常乐观。他将从一线和二线城市搬到三线和四线城市。这是一个人口基数很大的市场,对未来消费升级的需求更加明显,所以会有一些大的机会。让我们欢迎熊向东。

熊向东:我只能谈一些感受。以前的同事谈到了如何选择项目和如何判断人。在我看来,我认为对于20年前还是天使的人来说,中国仍然有很多机会。

事实上,基于我们的感觉,在当今的其他行业,比如电信行业,要找到腾讯和阿里巴巴将会更加困难。当投资携程时,我们可以查看数据。携程经过三年的投资后盈利了。投资者的耐心非常重要。既然你是天使,一个项目直到七年甚至十年后才有机会退出。这是最大的挑战。

傅哲宽:你认为未来哪些行业前景看好,或者哪些行业可以拥有一些大公司?

熊向东:在我看来,因为我们是一只人民币基金,未来我们会对整个公司的现金流更加敏感。面对中国经济下滑,教育、消费和服务仍有许多机会。一些初创公司的传统或非常相似的项目存在谁跑得更快的问题,因为只有行业中的第一和第二名才能生存,而行业中的第三名可能会有很大的问题。

傅哲宽:熊总是高度评价医疗消费的公共领域。接下来,让我们欢迎零一风险投资的吴先生。

武云龙:我们的基金不多。我们更关注2B的工业。我们投资了一家货运代理公司,还投资了另一个物流项目。我认为与供应链和工业互联网相关的物流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是像这样的案件不会像2B那样快速上升,所以2B肯定比2C慢,但是在中国机会很大。无论是城市、省份、铁路还是海洋,这些都需要工具和平台来突破。

今天,中国在部件、硬件、汽车零部件、水泥、钢铁和化学工业方面是一个巨人,但它仍然保持着十年或二十年前的样子。甚至许多运输机构仍然使用传真机。许多人仍然使用excel。没有真正的账单系统,大多数人也没有真正的销售团队。因此,我们认为在工业方面,这个机会很大。在接下来的20年、30年甚至50年里,中国将会有几个巨人。它可能没有腾讯、多多、美团和阿里那么大,但应该有数百亿体重的机会。

傅哲宽:零一对互联网的产业化仍然非常乐观,2B一是他们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在供应链领域。我认为供应链本身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市场。请欢迎吴先生,他也是同都的一员。

吴容晖: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在寒冷的冬季低谷会有伟大的企业。作为多年的早期投资者,无论是在市场周期的高峰期还是低谷期,我们都坚持投资。只要我们找到优秀的企业,满足市场需求,为这些企业和企业家创造价值,我们就会坚持投资。

今年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认为两个方向更稳定,一个是医疗卫生。医疗保健在中国整个行业的发展仍然相对较晚,包括医疗设备和整个信息技术基础设施方面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今年的投资也相当火爆。我们在几个项目上有竞争。另一种是技术升级或智能改造。吴先生还提到,我们也关注一些传统产业,如智能制造。在这些行业,每个人都会发现一个大问题。招聘人员非常困难。没有人愿意去工厂看非常低级的工作,比如油漆或抛光。招聘对他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劳动力成本非常高。甚至一些工厂主也在考虑是否关闭工厂,一些工厂主也在考虑用自动机械设备来代替它。因此,大量的生产和制造方面可以升级,并且可以通过自动化和智能化进行改造。我认为未来在中国的应用前景仍然很大。

傅哲宽:吴总认为早期投资者仍然可以通过周期,关注医疗卫生和产业升级。一般来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行业选择。但是有一个共同点。每个人都认为早期投资实际上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想和你分享你喜欢什么样的企业家,或者你认为成功的企业家有什么样的优秀品质?让我和你分享它。

林嘉熙:像刘邦这样的企业家,很强悍。事实上,许多人都有相同的目标。谁像刘邦一样,调动了一切可以为大局调动的资源,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无论涨潮还是退潮,都坚持攀登和登顶。我们通常持有天使投资5到10年,相对较长。从过去的经验来看,我更倾向于投资于刘邦坚强的创始人、队长和首席执行官。

傅哲宽:林先生更喜欢坚韧不拔的企业家。请欢迎刘先生来看看你喜欢谁,或者你认为谁对你更有吸引力?

刘思齐:第二次演讲更具挑战性。林总说他喜欢刘邦的,我喜欢项羽的。与林保持一致也更加困难。因此,我更喜欢朱元璋的。朱元璋自身的综合素质相对较高。无论是战斗还是管理国家,他的智商都很高。其次,他非常善于用人。他知道什么样的将军会在战斗中使用,什么样的人会长期统治这个国家。他擅长制作一个系统来管理整个系统,所以他有很高的情商和管理能力。

并不是所有的创始人都需要经历非常痛苦的磨难,但我认为在成长过程中,某些困难真的可以培养创始人的能力,解决问题的能力,以及他们能否稳定大局更为重要。所以我更喜欢朱元璋式的创始人。

田江川:我认为我们基金的创始人分为两类。一个类别是他过去的经历,这证明了他足够成功。我们最近投票给了阿里p10级别的两位创始人,一位是阿里云的首席销售经理,另一位是天猫女装的首席经理。这些创始人有他们自己的光环。这种总体估值相对较高,我们的早期回报相对有限,该项目将报出约1亿的估值。

早期投资是一个多变的投资环境,我相信企业家的成功类型也非常不同。有一种需要我们的眼睛去寻找。我们见过许多这种类型的创始人,比如西瓜创造者小向异,他目前是中国领先的在线儿童编程平台。当时,当他们第一次筹集资金时,他们制作了一个音乐工具来教人们如何弹吉他。该产品相对较小。当时,该队刚刚从德国回来。此前生产的产品在国外苹果商店音乐支付排名中名列前几位。该产品是一种盈利性很好的产品。我们看到了他身上其他人没有的珍贵品质。例如,陈力,一周前我们投票支持的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在开始他的生意之前,曾做过塔防游戏。当时他在苹果商店塔防御游戏排名中排名第四。我们认为他以前的经历让我们印象深刻。此外,我们投票给了华子海街的秦波。他上大学时在淘宝上卖收音机。那时,他发现校园里的许多夫妇会在同一个收音机里听音乐,但是拉和拉耳机很不方便。他发明了一台带两个插孔的收音机,卖给校园里的夫妇,赢得了他一生中的第一桶金。这些企业家和我有一个共同点。甚至在他很小的时候,他就有一种非常敏感的商业嗅觉,并尽最大努力将他目前有限资源的所有可能性都分配出去。

傅哲宽:田亮总是喜欢那些过去成功过的人,喜欢投票给优秀的产品经理。让我们欢迎王先生。

王诗雨:咸丰过去投资了400多家企业。我们实际上总结了谁更成功。我们会发现两个因素,一个是部分定量的,另一个是部分可变的。他做的这件事以前是有关联的,他的失败率相对较低。如果你决定这个人的上限有多高,最终将取决于他的学习能力。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大多数初创公司都做了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或者以前的互联网公司做得不太好。这要求你在一个领域里尝试和犯错误,学习和积累。如果没有快速学习的能力,首席执行官的上限将非常低。首席执行官的最高限额决定了公司的最高限额。

傅哲宽:这位企业家现在正在做的事情可以得到他过去的经验和资源的支持。此外,他喜欢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无论市场如何变化,无论天花板有多高或多低,只要他有很强的学习能力,他就可以走出去。请欢迎熊向东局长。

熊向东:我的同事们对选拔方法说了很多。当然,我们有自己的标准。但事实上,有句谚语叫做“减少人才而不拘泥于一种模式”,尤其是对风险投资而言。比尔盖茨在大学开始创业。这是个好时机。脸书的小张以前似乎没有任何特别的表现。事实上,我们也认为从一个时代的角度来看,拥有好运是非常重要的。

中国的改革开放需要40年才能让每个人展现出他们的魅力。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

从投资的角度来看,利润是最重要的,LP赚钱是最重要的。头盘取决于运气并利用这种情况。对于腰部项目,投资者应该清楚地看到企业家的瓶颈以及他们是否能走得更远。

傅哲宽:总之,熊总是丢人才,不管风格如何。

武云龙:我说了我们的一些案子。我们投资了货运代理项目。他以前从未在大公司工作或在中国生活过。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和香港。在那之前,他在一家咨询公司工作。货运代理至少是城市服务的巨头,在物流方面被视为独角兽。所以很难说。

我们还加入了一家教育公司,从学校开始创业。我们以前从未经营过公司,现在我们有一个8000人的团队。我们希望找到有经验的人和了解这个行业的人,但是20%和10%的公司和成功的企业家可能对这个行业一无所知,相反,他们会去做。这是一个小小的意见。

吴容晖:我想我们称之为相对简单和直接的互联网消费行业。它不需要很多年的经验,而且会有更多的人不需要很强的背景。然而,相对于我们投资的专业领域,如医疗和科学技术,我们必须有很深的技术和工业积累。否则,你会比其他人多踩几下坑,死亡和掉进坑里的几率会高得多。

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和市场,仍然有很多机会。谁能最终成功,事实上,执行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点,往往几十家企业一开始就要做,活到最后每天都做得比你好一点。此外,老板的模式也很重要,因为要做的好事也是团队的努力,没有模式,老板就不能把团队团结起来。所以从我们投资的角度来看,这两点是最重要的。

傅哲宽:吴总认为人才选拔应该分成不同的行业。不同的行业仍然有企业家需要的不同能力。同时,他特别喜欢执行力强、模式大的企业家。

一般来说,在座的所有嘉宾对如何进行早期投资、如何选择候选人或他们喜欢什么样的企业家都有自己的看法。我喜欢坚韧、聪明、有能力用人的人。我喜欢过去有成功经验和经验,过去有很好行业经验和资源的企业家。我也喜欢有很大模式的企业家,然后有很好的执行力。有时候,就像熊常说的,早期投资需要一点运气,而最终每个人都取得伟大的成就往往是意想不到的。

时间关系,这个论坛结束了,谢谢!

[这篇文章最初是投资界写的。网站转载必须在文章开头注明源投资社区(微信公众号:Pedaily 2012)和作者姓名。微信转载必须在文章评论区获得授权。如果出现违规行为,投资界将调查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