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杨东对话白岩松:我的隐私,你凭啥替我做主?

来源:www.e-wanjie.com 点击:1322

[编者按]1月11日晚,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聚焦互联网企业侵犯用户个人信息。 当支付宝的年度账单席卷朋友圈时,一篇名为《紧急!查看支付宝账单前,请先看看这个》的文章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1月10日,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就个人信用调查问题采访了支付宝等互联网企业。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金融科技与网络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教授接受《新闻1+1》项目采访,并与白严嵩进行了交谈。他对互联网企业过度获取用户个人信息进行了深入解读,并就如何规范互联网企业在个人信息领域的违法行为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个人信息是与某个人或某些人的利益相关的私人信息,不愿意被他人知晓,与公共利益无关 个人信息需要保护,不仅因为它的隐私,而且因为它与个人权益密切相关。

常见的个人信息包括姓名、生日、性别、出生地、国籍、教育背景、政治观点、个人爱好、身份证号码、车牌号码、身体特征、婚姻状况、病历、遗传信息、犯罪记录、联系信息、财务信息、各种账号等。

社会不断发展变化,新类型的个人信息不断出现,所以很难一一列举。 虽然有些新类型的信息仍然难以定义或命名,但只要信息属于特定的人,就应该被视为个人信息。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互联网加”时代的到来,万物互联和人机交互给个人信息保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公民个人信息被泄露和隐私被侵犯的风险大大增加。 相关统计数据显示,约70%的网民接触过个人身份信息和在线活动信息。迫切需要加强对个人信息的保护。

白严嵩:你认为面试结束了吗?应该有额外的惩罚吗?

杨东:这主要取决于支付宝的相关条款和措施给消费者造成了多大的损害。如果消费者利益在江苏消费者协会对百度提起的公益诉讼中受到明显损害,不仅消费者协会可以对其提起公益诉讼,行业协会也可以发布批评和警告公告。同时,政府部门也可以进行“约谈”或给予相关行政处罚。 舆论压力、行业约束和法律责任都聚集在一起,敦促支付宝和其他互联网企业进行整改。

白严嵩:当非法成本不高时,你对支付宝和其他互联网公司采取“先违法后补救”的运营模式有何看法?

杨东:对这些大公司来说,一方面,网民“用脚投票”,行业自律让他们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另一方面,当企业侵犯个人信息时,也需要一种机制来承受更大的舆论压力和法律责任。 自去年6月《网络安全法》实施后,网络信息部有权处罚侵犯个人信息和个人数据安全保护的行为。 此外,消费者协会还可以从行政责任和民事责任两个方面提起公益诉讼,提高企业的违法成本。

白严嵩:你认为互联网公司目前收集的个人用户信息是否已经变得过度甚至非法?

杨东:经过20-30年的发展,中国互联网产业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数字经济已经成为新兴产业的支柱,但这些产业的快速发展必须建立在个人信息保护的基础上。 目前,大量互联网企业缺乏必要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意识:普通员工在设计产品和服务时不仅缺乏法律意识,还会随机收集用户数据,用于第三方销售中的二次使用;高级管理人员在企业管理中也有疏漏。员工个人和企业集团“倒卖”用户信息的行为导致了数据黑业的长期存在和猖獗。

白严嵩:以网易云音乐为例,获取用户的歌曲列表。互联网公司“他们为什么为用户做决定”?你认为它对复杂协议的滥用应该停止吗?

杨东:互联网公司利用互联网安全领域国家法律法规的两个漏洞,以及消费者对个人数据和信息缺乏自我保护意识,为所欲为。 接下来,他们的行为将受到严厉惩罚。

白严嵩:你认为公众的耐心已经到了一定的限度,迫使这些企业进行整顿吗?

杨东:今天,中国的互联网产业和数字经济已经到了一个历史关头。 只有解决消费者个人信息保护问题,才能适当削弱互联网产业进一步发展的阻力

白严嵩:你认为在我们有一定的法律但还不够敬畏的情况下,我们的国家将如何打破规则来完成个人信息保护的使命?

杨东:这项任务的完成应该从两个方面同时进行:一方面,要加强对人们权利意识的教育,提高他们的个人信息和数据保护意识;另一方面,与欧盟和日本相比,中国仍然缺乏统一、完备的个人信息保护立法。 虽然《网络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规范》和《个人信息保护倡议书》已经对网络安全领域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规范,但它们的规定比较分散,仍然需要统一的法律来规范相关主管部门“九龙水利”如何分工协作。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