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石泓保理被曝涉上市公司财务造假 深圳金管局正现场检查属地保理公司

来源:www.e-wanjie.com 点击:1314

中国网络金融10月29日(记者李宇、张培、杨郁彬)10月15日,上市公司圣申城(原名中国长城)发布公告,自毁金融欺诈。

这是一个金融欺诈案件,保理公司被用来接受应收账款,从而减少坏账准备以扩大利润。在此过程中,神州长城指示两家非关联公司用自有资金和大股东资金将资金转入深圳前海洪诗商业保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洪诗保理”)账户,然后洪诗保理将资金转入神州长城账户,结清神州长城应收账款。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长城在公告中称,中国长城没有向业主发出债权转让通知,石弘也没有收到业主支付的工程款。中国长城承认该业务不是真正的保理业务。

2017年12月14日,石弘保理与中国长城签署《无追索权国内保理业务合同》。合同规定,中国长城将向石弘保理转让2.32亿元应收账款贴现,贴现率为86.76%,融资总额为2.013亿元。中国长城在2019年10月15日宣布:“这项业务不是真正的保理业务。”

据了解,神州长城实际上并没有向业主发出债权转让通知,石弘保理自然也没有收到业主支付的项目资金。事实上,石弘通过保理支付给中国长城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中国长城。事实上,这笔2.013亿元的融资是由拥有2亿元自有资本和130万元大股东个人资本的神州长城通过龙岩恒达工程有限公司和北京安陆森建材有限公司支付给洪诗保理,然后由洪诗保理返还给神州长城。

随后,中国长城终止确认应收账款2.32亿元,以达到减少应收账款坏账准备的目的,并将当期净利润夸大3573.76万元。膨胀的净利润显然与中国长城主要股东的业绩押注有关,2017年也是中国长城主要股东完成净利润押注的最后一年。

以保理业务为借口,利用保理公司渠道洗钱已成为上市公司财务欺诈的一种方式。

一位金融分析师认为,中国长城金融欺诈案应归咎于石弘的保理业务。人们非常怀疑与上市公司主要股东的合作。首先,中国长城没有向业主发出债权转让通知,这表明业主不知道债权发生了变化。那为什么石弘保理商不寻求业主的确认?第二,既然这样,龙岩恒达工程有限公司和北京安陆森建材有限公司为什么要向洪诗付款?三方签署什么样的责任和义务协议?在这起金融诈骗案中,石弘保理业务是一个活跃的渠道吗?

值得注意的是,石弘保理作为注册地在深圳的商业保理公司,历史上与北京石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有着深厚的联系,北京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是一家私募股权公司,发行了与应收账款标的资产相关的私募股权产品。中国网络金融中心的记者发现,即使是两家公司也有相同的外部电话号码。

上述金融分析师告诉中国在线金融中心的记者,商业保理公司此前受商务部监管,监管权限直到去年才转移到银行和保险监管部门。虽然近年来在地方一级颁布了若干规范商业保理公司的法律法规,但还没有一个全面的、指挥性的监管体系。

目前,对商业保理公司的监管越来越严格。从今年9月开始,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局开始对全市部分商业保理公司进行现场检查。今年6月,广东省地方金融管理局也发布了《关于组织开展商业保理行业专项清理排查的通知》。通知明确规定,“重点清理“空壳”、“缺失环节”和“僵尸”企业,依法清理和清理非法经营企业,实现名单管理.对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移交的涉嫌违法犯罪企业,要严肃查处。”

作为一家在深圳注册的商业保理公司,石弘保理在中国长城金融诈骗案中扮演了什么角色?石洪保理明确拒绝电话采访,中国网络金融中心记者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王庆余)